精彩小说尽在坦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萧笙程兮兮萧笙

>

萧笙程兮兮萧笙

萧笙 著

汪西敏 现代言情 萧笙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萧笙程兮兮萧笙》,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爆火言情小说《垫脚石的逆袭之路》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萧笙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萧笙程兮兮,其主要内容讲述了......《垫脚石的逆袭之路》第2章免费试读怕是天雷勾火一发不可收......

来源:xkxs   主角: 萧笙汪西敏   更新: 2024-03-17 11: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萧笙程兮兮萧笙》是作者“萧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萧笙汪西敏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爆火言情小说《垫脚石的逆袭之路》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萧笙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萧笙程兮兮,其主要内容讲述了......《垫脚石的逆袭之路》第2章免费试读怕是天雷勾火一发不可收拾吧萧笙被我吓了一跳“怎么不开灯,吓死人哪!我还到处找你,你怎么先回来了?”“你不知道原因吗?”“什么啊,宝贝儿,我头好疼啊,他们太吵了,快给我揉揉,这里”他又开始装傻了,含糊其辞,边说边要抱我...

《垫脚石的逆袭之路》 第2章

爆火言情小说《垫脚石的逆袭之路》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萧笙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萧笙程兮兮,其主要内容讲述了……《垫脚石的逆袭之路》免费试读怕是天雷勾火一发不可收拾吧。
萧笙被我吓了一跳“怎么不开灯,吓死人哪!我还到处找你,你怎么先回来了?“你不知道原因吗?“什么啊,宝贝儿,我头好疼啊,他们太吵了,快给我揉揉,这里。
他又开始装傻了,含糊其辞,边说边要抱我。
我一把推开他,他一时不觉,被我推了个踉跄,终于维持不了恩爱的表象,大吼道“你发什么疯?能不能别像个怨妇一样,烦不烦啊?我面无表情,平静地开口道“萧笙,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我说,离,婚!萧笙勉强勾出一个笑容,上前要牵住我的手。
“别闹了宝贝儿,好端端的提什么分手啊,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我改。
“萧笙,我自认为我对你不错,在一起七年,我有没有哪里对不起你?“你是怎么对我的?说我是垫脚石,和汪西敏纠缠不清,离婚不是正合你们意吗?你巴不得甩掉我呢吧!我越说越激动,恨不得冲上去扇他两巴掌,不过我已经过了为了一段感情大打出手的年纪了。
“.你都知道了??“是。
萧笙低着头,看不清楚脸上什么表情。
“她爸是咱们公司目前最大的合作商,你知道拿下这个项目对咱们公司意味着什么吗?你要理解我啊兮兮。
我一直都知道萧笙是个聪明人,但没想到他这么豁得出去,为了一个项目献身?“理解你?理解你为了项目献身,背着我和其他女人搞在一起?我冷眼说。
“兮兮,你能不能对我有一点信任?我跟她就是逢场作戏,你在商场上驰骋这么多年,这一点你应该懂的呀。
“萧笙,你让我觉得恶心,我走到卧室里,拉起行李箱就往外走。
萧笙一看我的架势,明白了我是在动真格的。
他一把扯过我的行李箱重重地摔在地上,里面的衣服鞋子散落一地。
“程兮兮,别闹了!你要理解我为了公司生存的付出,我不会同意离婚的!9.我很清楚萧笙愤怒的原因,他不愿意分手,无非是为了我手中的股份,我心如明镜。
当初公司成立时,萧笙是拿出了诚意的,签下合同承诺以后公司做大做强后,表面上他是主事人,内在最大股东还是我。
“我不过垫脚石而已,你不愿离婚,不过是看在我手上股份罢了,公司是我们两个人创立的,从开始到现在赚的钱都供你支配,我只是每个月固定工资和股东分红而已,现在既然要分手,你分我三千万,我可以把股份给你,不过分吧?我这都是已经很留情面了,萧笙目前身家已经达到了九位数。
但萧笙听到我提钱后,脸色突然变得冷漠无比。
“兮兮,我是爱你的,我不想和你分手,咱们七年的感情,提钱就没意思了。
“公司最近发展新项目把投了一大笔钱,已经没有多余的资金,你如果乖乖和我一起,做一个董事的贤内助,我还是会对你很好的。
听到这话我想笑。
到了这个地步,萧笙还想哄我,让我甘愿做他的垫脚石。
我连气都不想生了,只想笑,笑我傻,竟然爱了这么一个人渣七年。
我眼神决然,“你把我之前给你创业的启动资金两百八十万按照如今的利率,七年化利还我,那是我父母的救助金,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如果我的父母知道我把钱给了这么一个人渣,一定会很痛心!当初父母发生意外双双截肢的时候,我把萧笙当作救赎,没想到剥开一层层华丽的外皮,竟然是腐烂发臭的深渊。
“行。
听到我只要当年的那笔启动资金,萧笙松了一口气,不再假意挽留。
我收拾好行李,开门,走了出去。
关门之前,我问了萧笙最后一个问题。
“萧笙,你一开始追我,或者说最初我俩在一起,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仅仅因为我手里有一笔钱?萧笙目光躲闪,看向别处,“我不知道。
哦,明白了。
得到答案后,我迅速关门,没再回头看那个把我的真心踩在地上践踏的人。
10.回到爸妈留给我的老房子,爸妈因为腿脚不方便,担心在城里拖累到了,所以早在多年前就搬回了乡下。
这个房子还是我爸妈在这个城市打拼时创下的第一套房。
我站在玄关处看着略显老旧的装修,忍了一天的泪水终于决堤,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爸妈,女儿不孝,把你们争取给我的钱所托非人了。
哭了好一阵,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卧室就沉沉睡去。
梦里,恍恍惚惚,全是过往记忆的片段,让我痛苦不已。
“您好,请问是程兮兮小姐吗?你父母由于遭遇XX公司泥头车事故,为了保住性命,两老现已双双截肢。
“保险公司的赔偿金和抚恤金足够你衣食无忧地过上很多年了,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的,你快去看看你爸妈吧!“兮兮,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倾尽一切对你好的。
萧笙在我面前单膝下跪,目光热切.“兮兮,我想创业,你会在我身边一直陪着我的,对吧?萧笙深深望着我,眼含期待“程兮兮啊,一块儿垫脚石罢了。
萧笙满脸轻蔑与厌弃.“她都人老珠黄了而且事业上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你干嘛还惯着她啊。
眼前浮现出汪西敏嘲讽的神色.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梦里恍如隔世,不知今夕何夕.半梦半醒间,我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竟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
清醒后,我感觉自已心里似乎空了一块,八年的情感一瞬间被抹去,有些生活被连根拔起的隐隐刺痛但生活总是向前的,往事随风,辜负真心的人,就算勉强在一起,心与心之间,也注定会渐行渐远我解锁手机,萧笙的102个未接来电和152未读消息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
粗略扫了一眼。
“兮兮,接电话,我很想你。
“突然感觉这个房子好大,空落落的。
“兮兮,习惯了你做的饭菜,我离不开你.“兮兮,对不起,我不想和你分开。
“兮兮,我错了,你在哪,我去找你我盯着电脑屏幕,看着编辑了一半的离婚协议陷入了沉思。
呵,真是犯贱啊同,早干嘛去了?释然后的我,心里一丝涟漪都没有,平静地把萧笙拉进了黑名单,然后打下最后一行字签字人程兮兮长长舒了一口气,把房子里里外外大扫除了一番。
下楼梯扔垃圾时,发现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装修精致的奶茶店。
和萧笙创业之后,我们勤俭持家,把每分钱全部投手到了公司业中,我就没再喝过奶茶。
闻到奶茶的香气,我忽地有些如释重负。
终于,不用这么艰苦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维护萧笙的事业了。
我突然就想喝这种甜丝丝的东西,于是我走了进去,点了一杯外观很好看的奶茶。
谁知刚一转身,就迎面撞上一个宽厚的胸膛,满满一杯奶茶全部贡献给了这个人的外套。
“真是不好意思,我赔你钱吧。
我认出他身上穿的这件外套是爱马仕限量高定,看来今天要大出血了。
“不用,没多少钱。
男人脱下脏外套,拎在手里。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转给你吧。
“没事,真的不用。
这时奶茶店陆陆续续进了很多客人,我想了想,提议道“那我请你吃个饭吧,当作赔偿。
西餐厅内。
我看着对面的男人,俊美的五官犹如刀刻般立体,剑眉星目,绝对是在人群中一眼能注意到的长相。
但是,为什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呢?我一定在哪见过他。
“我叫程兮兮,先生怎么称呼?“潘玮均。
我想起来他是谁了,潘氏集团有史以来最年轻拔尖的总裁,二十五岁开始就以雷霆手腕把潘氏牢牢攥在手里。
潘氏集团是全国范围内都赫赫有名的企业,酒店、娱乐、电影、房地产均有涉足。
之前刚和萧笙创业时,在一个酒会上见过,那时的他身边犹如众星捧月似的,一群老板对他阿谀奉承。
没想到时隔多年,我竟然在这个小小的奶茶店泼了他。
潘玮均深邃的眼眸盯着我的脸,“你为什么哭?11.“啊?我错愕地抚了抚肿起的眼皮,不知该怎么回答。
潘玮均看出我的窘迫,解释道“我是学心理学的,你的精神状况实在是太差了,遇到什么难处了吗?我勉强勾了勾唇角“没有。
“嗯,让我猜猜,你被绿了,对方是个吃软饭的人渣。
一语中的,我突然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在这样一个光鲜亮丽的人面前,我的所有窘迫和不幸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让我无处盾形。
“不好意思,潘先生,我不想提这些糟心事。
潘玮均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哟!这不是萧总吗?这么巧啊。
我抬头一看,竟然是汪西敏挽着萧笙的胳膊出现在我面前。
我冷漠地转过头,离婚手续都还没办利落,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公诸于众了。
我早就跟萧笙说过,我的原则是在我们还没办理离婚手续前,我不想让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现在看来,他不但违背原则,压根也不要什么体面。
既然他们不要脸,我也就不用顾虑这么多了汪西敏不在意我的冷淡,直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不介意吧,程总?汪西敏望了一眼潘玮均,随即嘲讽道“看来程总心里是没有萧总呢,听说你正在闹离婚,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这么优秀的下家.萧笙拉了拉汪西敏的衣袖,目光躲闪地看着我“敏敏,别乱说话我定了位置,我们去那边。
“祝你和萧笙白头偕老,愿你永远不会成为下一个垫脚石我冷眼看着二人之间的小动作,反讽回击。
接着,我冲潘玮均歉意地笑了笑“潘先生,我现在有点倒胃口,改天我再请您你吧,可以吗?潘玮均挑眉“好。
擦肩而过时,萧笙突然伸手拦住了我。
“兮兮,我和汪西敏已经不是那种关系了,我们只是单纯的项目合作“与我无关。
我面无表情。
“你走之后,我的生活好像失去了重心,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萧笙眼神恳切“失去你之后,我才发现,我的生活中所有的一切早被你填满,这段时间我茶饭不思,万分想念,我实在离不开你。
潘玮均突然出声打断了萧笙的话“萧总,你既然茶饭不思,还有心情带着新欢一起吃饭?你不觉得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那种行为很令人不齿吗?我惊愕地看着潘玮均,他竟然会替我解围?我正愕然地站着不动,潘玮均伸手过来拉我“如果不介意,让我送你一程吧。
萧笙呆立在原地看着我们离开,我不回头都感觉到芒刺在背,汪西敏恨毒了我的眼神似是要喷出火焰。
12.“说吧,需要我帮忙吗?在车上,潘玮均开门见山的性格我太喜欢了,也很受用。
“潘总是指哪方面?潘玮均勾起嘴唇笑笑“我说过,我最不齿这种负心汉,难道你不想治治他出口恶气?我听明白了,他是要吞掉萧笙的公司,我是最大的股东,协议一日不签,我就是鹏辉集团持有股份最多的人。
“潘总的算盘响彻云霄。
我扯了扯嘴角。
“呵,我们是互惠互利,生意人嘛,谈的就是交易。
“好,爽快,我要拿回属于自已的那一份,公司,你作主。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什么交情暧昧,有的也只是算计和利益。
只可惜我现在才醒悟。
我快速收集到萧笙出轨的证据,还有他最近往来的转记录,掌握在手里牵制他。
“你不是说你只要当年启动资金吗?现在怎么反悔了?“违背协议的人是你,现在有人出高价要买断我手上的股份,既然你拿不出那么多钱赎我手上的股权,我只能转让给其他人啦。
“是不是潘玮均?你说是不是他?萧笙开始恼羞成怒起来,“他根本就是在利用你,你别上当了,你以为他看上的是你这个人吗?他只是看中你手上的东西而已。
我昂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双标的男人,“像当初你那样是吗?萧笙怔了几秒,随后狼狈地转身“我,我跟他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你是把我当成跳板,完成了人生的飞跃,而人家只不过是花钱买自已想要的东西罢了,出手还阔绰,我何乐而不为?“兮兮.萧笙还想解释什么,只是我不再给他机会。
“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见。
“我不会答应的。
哼,早就料到他会拒绝,没了我的股份,他名下的公司就像一叶孤舟,在业界寸步难行,随时都可能被吃掉的风险。
“不同意?我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我向萧笙甩出他和汪西敏的最近的亲密照。
“你监视我?程兮兮,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堪?我不屑地看向他“公司大大小小的摄像头数都不数不清,你怎么不说你俩不顾礼义廉耻,在公共场合也控制不住呢?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走出公司大门,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忽然“笙哥早就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阴魂不散地缠着他?背后传来的声,不用猜也知道来人是谁。
我转身,坦然面对她“听说汪总监家教极好,还是名门望族,不知令尊令堂知道你跟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破坏人家的家庭.呵,传出去,这名声也不是那么好听吧。
汪西敏是爱面子的,即使她不要脸,她父母怎么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不可能放任她这样胡来。
“那又怎么样?爱情不分先来后到,我爱笙哥,他也爱我,这就够了。
“倒是你,赖着一个不爱你的人不肯放手,既不道德也不光彩。
说完,汪西敏扭头离去。
看着她高傲的背影,我内心的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怎么也驱散不去.13.第二天一大早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了近两个小时,萧笙姗姗来迟,后面还跟着汪西敏。
这是要离婚,结婚一起办理了吗?我看着他俩朝我走来,不禁低头嗤笑。
“你笑什么?汪西敏果然是敏感的主儿。
我抬头注视着她“我笑你可真是迫不及待。
“你别太得意,就算没有了你手上那支股份,我也会说服我爸支持笙哥把公司做大做强!我冷笑“那是,有你这块强硬的垫脚石,我相信萧笙的公司一定会再上一个台阶的。
萧笙阴沉着脸“进去吧,人家等着咱们了。
走出民政大门,我一身轻松,望着头顶的阳光,空气也格外清新。
昨晚打一个电话给爸妈,告诉他们我离婚了,不过,物质上没亏待我,爸妈沉默良久才开口道“生活还要继续,只是以后你要一个人照顾好自已了。
我舒一口气,安慰他们道,我一直都把自已照顾得很好,只是以后我不去需要照顾别人了。
正要上车,突然,迎面涌上一群记者,一个个手握摄影机。
“请问你是鹏辉集团萧总吗?听说你为了壮大公司规模,不惜抛弃糟糠之妻,看上了我市名门汪家千金,是不是属实啊?“这位就是汪小姐是吗?听说你出身名门,为了爱情,插足别人的家庭,甘心当背后的第三者,敢问您的家人知情吗?他们同意你们交往吗?“听说是汪小姐您亲自逼迫鹏辉集团总裁夫人在今天必须让位,你对此有什么要说的吗?汪西敏气极败坏“你们不要乱说,我可不是第三者,也不屑于此.“那你同萧总裁一同出现在民政局是上位领证了?我扶着车门看着狼狈的萧笙,正护着汪西敏少受闪光灯的骚扰,而潘玮均就在不远处叼着烟,饶有兴味地望着这一切。
商场如战场,一箭双雕的把戏从来都是屡见不鲜,只是没想到潘玮均玩得这么溜,真不愧是商业奇才。
很快,一夜之间,各大娱乐杂志头条登满了萧笙和汪西敏出现在民政局搂抱的板块。
八卦很快传遍了业内,公司的员工都知晓了,苗圃打来电话。
“程总,你还好吧?想不到她跟总裁真的有猫腻,董事会已经决定召开决选大会了,因为这事,公司股票狂跌,好几个股东吵着嚷着要撤股呢。
这是必然的,墙倒众人推,自古以来的真理,现在其它同行正虎视眈眈着萧笙手上的公司壳子呢。
我倒要看看,汪西敏怎么说服她双亲在这舆论满天飞地档口,斥巨资扶持萧笙。
14.我躺在宽大的大床上高枕无忧,等着有人将鹏辉亲自送回到我手上。
凭着这几年在商场的历炼,潘玮均想把我手上的股份一口闷,也不所撑死。
要我卖股份,我像是为了钱不要战场的人吗?“你果然深谋远虑,想不到,你比我想象中野心还要大,你前夫没了你怕是要肠子都悔青了吧。
在与潘玮均签入伙合同那一晚,说的我请客赔他那套衣服,实者是他请我入瓮,不过没如他意,他会在最短时间内收购鹏辉公司,而我作为最大股东,可以帮助他收购,待公司合并后,鹏辉就是潘氏的子公司,我以总裁身份继续经营鹏辉,无人能顶替。
一眨眼之前,萧笙彻底破产,落魄到被各大银行追债的地步,我再见他时,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
我提着外卖刚进电梯,突然闪出来一个人影。
“兮兮,是我我定睛一看,这还是昔日风光无限的萧大总裁吗?胡子拉渣,衣服破皱不堪,不修边幅,十足一个流浪汉。
“兮兮,我.我错了,是我昏了头,对不起你,请你帮帮我好吗?原来,汪西敏的父母在得知自已一手培养的女儿竟然跟一个二手男人不清不楚地在一起后,气得直接吐血住院了,汪西敏是哭得梨花带雨。
想要让萧笙出面安抚,当知他正落魄躲债呢,当他提出让汪西敏能不能跟家里说一下拿笔资金救场时,汪西敏精明的头脑一下子就想到了垫脚石这个词汇。
于是两昔日你侬我侬的恋人变成了一对怨偶,互相指责推诿。
“汪西敏就是靠不住,我没想到她会在关键时刻把我舍弃,我真是瞎了眼!萧笙咬牙切齿道。
我递给他一沓纸币,“夫妻一场,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萧笙看着我手上的散钱,蓦然怔了几秒,最终还是接过了我手上的钱,最后低头讪讪离去。
我以为他会纠缠,手机早已准备好呼叫安保的拨号了,所幸,他也识趣。
再然后,我上任鹏辉集团总裁,苗圃是个忠实的助理,我把她继续留在了身边。
“程总,真没想到,都这样了你还能逆袭升级,你真牛!苗圃向我竖起大拇指。
“今晚一起喝一个,叫上公司所有员工。
我发话。
苗圃张大嘴巴,开心麻利地出云宣布了。
我坐在总裁办公室,转动着身下的座椅,我的辉煌时刻才刚刚开始!热门小说《垫脚石的逆袭之路》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萧笙程兮兮萧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萧笙程兮兮萧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